【今天开始魔的自由业 同人文】肯有篇

【肯有】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爻浮云 本章:【肯有】眠

    秋高气爽的天气让人总是特别懒洋洋的想要窝在床上不想动,然而与其说是身T不想动,倒不如说是JiNg神上的放松更加适合一点。

    彷佛一闭上双眼就可以感受微风带来了暖意,慵懒的气息实在让人舍不得打破这一片宁静。

    有利闭上了漆黑如黑耀石般的双眼,双手放在白sE石头雕刻成的JiNg致扶手上趴着,放松的姿态彷佛是一只慵懒高贵的黑sE土耳其安哥拉猫般自然,

    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像是想到什麽事情一般的再次加深了嘴角的深度,随後慢慢的睁开了原本闭上的双眼,漆黑的眼眸彷佛星辰一般璀璨,

    从窗外眺望出去,整个真魔国的景sE一览无遗的映入了有利的眼帘,这是他守护的国家、这是他保护的国家,这是……他的国家。

    手指轻轻的敲打着白sE平滑的JiNg致扶手,徐风微微的拂过了自己的脸颊,今天是个难得宁静的午後。

    抛开了繁杂的公文、抛弃了扰人的历史、舍弃了烦躁的一切,这种难得的时光基本上一个月大概只有一次,毕竟身为一国之王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能够像现在这样什麽都不管、什麽都不用做、什麽都不用想,全都要多亏了某一个人,某一个在自己生命中站了很大一部分的人。

    真要说起来,他跟「那个人」的缘分真的很奇妙呢,就连自己的出生跟名字也都跟他有关,甚至到後来他第一次从地球来到真魔国後,他也是以白马王子的姿态前来拯救我呢。

    一想到自己第一次对肯拉德的评价是「白马王子」,有利就不禁笑了出来,虽然至今他依旧认为肯拉德跟白马王子确实可以画上等号。

    叩叩。

    一道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有利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来了,因为这个房间本来就不是有利自己的房间,虽然这样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有利老早就把肯拉德的房间当成自己的专属房间了,

    虽然一开始确实有点不习惯,不过有一就有二、无三不成礼,那麽之後有四五六七八也都没关系了吧?况且肯拉德本来也不在意,於是有利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回到那个大的空旷的魔王专属房间,

    哪怕那间房间的摆设非常豪华,床也是大到不像样的Kingsize尺寸,可是正因为房间这麽大,所以才会更加突显他的空虚吧?

    与魔王专属的房间b起来,肯拉德的房间就显得简陋很多,除了一个摆满书籍的书柜与必备的衣柜书桌还有床,肯拉德的房间就没有其他的奢侈品了,可以说简约的不能在简约,

    甚至有利第一次来到肯拉德房间的时候,书柜上头的书也只摆了一半、衣柜更是只有数见可以替换的衣物,其他的一切什麽都没有……啊!书柜上还有一只hsE的塑胶小鸭,

    虽然听肯拉德说是自己在很小的时候送给他的,不过自己真的没有什麽印象就是了,可是看到肯拉德竟然这麽宝贝自己曾经送他的东西,有利就觉得有点小小的得意跟高兴。

    因为这一切都证明了肯拉德对自己的重视。

    「肯拉德你回来了啊。」抢在肯拉德开口前,有利率先开口,总不能每次都让肯拉德先驰得点的说出一切吧,同时也因为这一次抢先说出了肯拉德的话而感到一丝小小的得意。

    「呵呵,我回来了。」肯拉德轻笑的说着,随後看到有利脸上的笑容後继续开口,道:「那麽您在想什麽呢?陛──下。」

    肯拉德故意的把最後两个字加强语气跟拖长音,让原本还满脸笑容的有利一听到肯拉德对自己的称呼,当场笑脸就垮掉,用着不满的表情瞪了肯拉德一眼後开口:「真是的,就跟你说不要叫我『陛下』啦!这名字可是你为我取的。」

    「……」

    「……」

    一GU怪异的宁静彷佛冻结了时间,两人就这样相视着,闪烁着耀眼黑sE光辉的深黑眼眸与散发着独特银sE虹彩的淡褐眼眸专注的看着对方,瞳孔中所倒映出来的只有彼此的,像是彻底忽略了整个世界一般只看着对方。

    然而这GU宁静的空间并没有维持太久,下一秒两人像是排演了数千万次一般的同时发出笑声。

    「哈哈哈哈哈……」

    低沉成熟的男低音与略带稚气的少年声和谐的融合在一起,明明声音的语气跟语调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声音,可是其中所蕴含的温馨与轻松却是一致的,让人不能不感到神奇。

    有利甚至笑到眼角都溢出了一滴泪水,他好久没有这麽放声大笑了,或者说是因为平常必须是「王」的关系,所以一举一动都会受到检视、议论、批评,这让他不得不收敛自己的X格,

    毕竟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冒冒失失的年轻小鬼头,靠着一GU脑热血去行动的日子总是会有过去的时间,尤其是过去自己冲动的行径总是为肯拉德以及其他人带来许多麻烦,甚至好几次肯拉德因此差点失去X命,

    而他……绝对不要这些事情再发生!

    绝对、不要。

    肯拉德伸手轻轻的拂过有利眼角的泪水,脸上依旧带着有利熟悉的笑容,然而可能是因为近日以来不断的帮自己处理繁杂的事物,甚至上周还被派到魔族边疆地区去调解纷争,

    处理完之後当下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继续帮自己处理其他事情,虽然自己不断劝着肯拉德要早点休息,可是对方的脾气一上来,哪怕是九头牛也拉不动,每次都只是笑笑的说知道了,

    结果还是继续处理着那些事情,其实有利知道那是肯拉德为了帮自己挪出一天的时间可以休息才会这们拼命,毕竟一国之王要处理的事情真的数不胜数。

    看着肯拉德眼角淡淡的黑眼圈,有利心疼的m0了m0肯拉德的俊脸,同时有点感叹的开口,道:「似乎好久……没有这样了啊。」

    如果可以,真想抛下一切什麽都不管,可是不管是有利还是肯拉德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现实不像是童话故事或者是小说那样,只要在完美的地方写下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或者全剧终就可以交差,

    生活依旧要持续着不断更新着一切,人生也是不断行走着,不管是走到山的高峰或者是低谷,依旧必须迈着步伐继续前进着。

    听到有利的感叹,肯拉德明知故问的开口问,道:「有利不喜欢吗?」

    肯拉德一边开口一边慢步的走向有利身後,从後方轻轻的环抱住有利的腰际,将自己的下巴靠在有利的肩膀上闻着有利身上的味道,难得的时光是两人专属的空间,这是他们唯一可以抛开一切的时候,

    正因为是极难获得的时间,所以两人都更加珍惜着现在相处的感觉,就算两人每天基本上都会见到面,可是在外头他们还是必须要假装着侍卫与魔王的身分……当然就算大家早已知道他们的关系,

    可是也没有人会去戳破这层谎言,毕竟这个世界本身就是由绝大多数的谎言所组成的世界,不管是过去、现在、或者是未来都一样。

    只要有人,就会有谎言的诞生。

    「怎麽可能不喜欢呢?」听到肯拉德的话,有利笑着反问了一句,同时将自己身上的重量全部瘫向肯拉德身上,他知道在他身上的男人一定会稳稳的接住他,在他JiNg疲力尽的时候成为他的避风港,

    所以他才有办法从那个无知懵懂的热血少年渐渐的成长现在这样,就算自己可能还不是非常成熟,可是他也坚信着自己身後会一直有一个人守护着自己。

    人,不正是由两个人所产生的吗?所以他坚信着自己一定会一直跟肯拉德在一起。

    肯拉德稍微加大了抱在有利腰际双手的力道,温热的气息吞吐在有利的耳际让有利感觉痒痒的,随後肯拉德像是撒娇一般把自己的头轻轻的往有利的脖子磨蹭了几下,

    这是有利近期突然喜欢上的动作,毕竟谁能够让曾经被称为「卢登贝尔克之狮」的男人做出这样的动作呢?不行!除了他──涩谷有利,其他人一概不行。

    「呵呵,好痒……」有不得不说肯拉德深棕sE头发的发质简直好到不可思议,柔软滑顺且带着一丝淡淡的青草香气,有利一直怀疑肯拉德是不是有偷擦香水或者古龙水,

    然而事实证明了肯拉德根本什麽都没擦,因为昨天自己故意肯拉德洗澡的时候闯进,结果肯拉德一直到出浴也根本没碰过什麽香水或古龙水,尤其是後来他还跟肯拉德在房间……

    「看来有利在想sEsE的事情呢。」肯拉德突然g起一抹有点邪气的笑容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狭黠的把有利抱到自己的腿上放着,同时那双总是保护着自己的大手开始不安分的在自己身上四处的游走起来。

    「才、才没有!」有利最不喜欢肯拉德的一点就在这边,不管自己想什麽好像都会被他看穿一般,这样显得自己好像非常被动的样子,退一步来说,在事实上说来有利确实是非常被动的一方,应该说主动的次数根本寥寥无几,

    不过狮子的行动力本身就b常人还要高出数倍,这一点倒不会构成太大的问题。然而有利看到的肯拉德的笑容跟狭黠的眼神还是会忍不住回嘴,不过这种别脚的说法跟语气显然火侯还有待加强就是了。

    「说谎的孩子是要接受惩罚的喔。」笑容依旧不减,然而手上的动作却更加的放肆起来,随着肯拉德的手不断的游走,有利的气息开始逐渐的凌乱了起来。

    「我、我才不是、呜!不是小孩!」有利赌气的搥了肯拉德x膛一下,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当成小孩子对待,尤其是肯拉德每次只要这样说就会特别的生气,

    虽然知道对方的本意不是这样,可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被说成小孩子,JiNg神上还是会不满的。

    「我当然知道有利不是小孩子了,所以现在就来作一些只有『大人』才能做的事情吧。」看到肯拉德像是诡计得逞一般的笑容,有利发现自己又被肯拉德顺势给拐了一道,

    虽然有点不满的「哼」了两声,不过还是任由肯拉德把自己抱到床上放下,谁叫他们两个人都在一起有五年之久了,该做的、不该做的、该看的、不该看的、该m0的、不该m0的,

    反正什麽事情都做过了,现在要是在为这些事情害羞说「不要」什麽的也就太过矫情。

    「看来有利真的越来越sE了呢。」肯拉德揶揄的说着,惹得有利一阵不满。

    「哼哼,还不都是你害的。」有利有点不满的戳了戳肯拉德的腰际,虽然是这样说拉,不过不得不说手感m0起来真的不错,训练有素的身T完全没有一丝赘r0U,

    结实的腹肌更是让有利羡慕不已,虽然五年的锻链让他也有腹肌,可是不管怎b他总是觉得自己输肯拉德一大截。

    果然人b人Si、货b货扔,真的是气Si人啊。不过总归说到底,这都是自己喜欢的人所拥有的一切,不到一秒钟就抛开了自己羡慕的思想,因为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两人渐渐的褪去身上的衣物,直到最後一丝不挂的相拥,肯拉德一个吻接着一个吻落到了有利的身上,惹得後者一阵轻笑推着他说不要在这样了,没办法,谁叫有利他真的很怕痒,

    肯拉德又总是故意在自己最敏感的地方不断徘徊着,每次都非得让他笑的满脸通红才肯继续下一步。

    一阵翻云覆雨之後,有利全身无力的瘫软在肯拉德的怀中不想动,虽然五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很多,但肯拉德最近也越来往不节制的方向发展,摆明了就是「不把他弄到下不了床不罢休」的感觉,

    虽然有利很喜欢肯拉德对自己的疼Ai以及做这些事情,可是每次当做完这档事情後他总觉得自己b打了一整天的bAng球还要累,这样通常会让他明天完全不想起床。而且到底是谁说上了年纪就b较容易累啊!下次一定要狠狠痛扁说这句话的人。

    「身T还可以吧?」

    「嗯……只是我现在不想动。」

    「那就休息吧。」肯拉德轻轻拍了拍有利的头顶说着,宠溺的眼神让有利不禁沉醉了一会,没有人不喜欢自己所Ai的人会为自己着想、关心、溺Ai,其实这一点并没有X别上的区分,

    毕竟真的喜欢对方的话,相信对方为自己付出的一切都会有所感觉,最多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太相同罢了,不过高兴的心情是一定会有的。

    「嗯。」有利钻进肯拉德的怀中找个舒服的位置准备休息,不知道为什麽有利总是特别喜欢肯拉德双手抱住自己,自己又能够清晰感觉到对方心跳的位置,

    或许是因为过去他们实在发生太多的事情,所以现在能够在一起才会感觉到特别的珍惜吧?尤其是过去,肯拉德曾经为了保护自己而被斩断了自己的右手,随後更是在自己眼前被无数炙热的火焰吞噬,

    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的世界彻底的崩溃了,随着那个男人崩溃……

    一旦想起这些事情,有利便会不自觉加深力道紧紧抱住肯拉德,彷佛这样可以把他牢牢的留在自己的身旁。肯拉德当然第一时间就发现有利的不对劲,

    随後便了然的明白有利是想起了过去所发生的一切,才会b平时用着更大的力气紧紧抱住自己,就是害怕他一松手就会失去他吧。

    过去的那段日子实在太过难受,也是那个时候起他才知道肯拉德原来已经占据了自己心头一大部分的位置,所以那段时间真的让有利觉得生不如Si,

    甚至有好几次有利真的有想过就这样随着肯拉德而去或许会好一点,要不是心中一只有个声音阻止自己,他可能真的没办法像现在这样跟肯拉德在一起了。

    其实肯拉德自己也很清楚,这五年来虽然已有利b起一开始已经好很多了,可是他的目光总是在下意识的时候不断寻找自己的身影,过去的伤害造成了他现在的不安与担忧,

    哪怕自己现在已经回到他的身边也是一样。根深蒂固的伤害实在太深,并不是五年的时间就可以抹灭的,淡褐sE的眼眸不禁闪过一丝自责与不舍。

    呐,有利。如果五年不够的就十年,十年不够的话就是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我愿意将我所剩的余生都陪伴你度过未来的日子,就算是Si亡将你我分开,我也会追随着你到另外一个世界而去。

    再次深深的看了有利一点,肯拉德缓缓的张口,低沉带有磁X的低沉男音缓缓的在小小的房间内响起,肯拉德同时用着不让有利感觉疼痛的力气抱住他,虽然不会感觉到疼痛,却可以感觉到其中坚定不移的信念,哪怕有利没有张开眼睛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随着肯拉德缓缓的张口,口中的声音逐渐化成曾经他唱过给有利听的一首歌,这是一首地球上曾经流行的歌曲,这也是他在有利很小的时候唱过给他听过的歌。

    LovemetenderLovemesweet

    Neverletmego

    Youhavemademylifplete

    AndIloveyouso

    LovemetenderLovemetrue

    Allmydreamsfulfilled

    Formydarlin'Iloveyou

    AndIalwayswill

    LovemetenderLovemelong

    Takemetoyourheart

    Forit'stherethatIbelong

    Andwe'llneverpart

    虽然只是清唱着歌词,可是优美的低沉男音却让原本单调冷清的房间多了一丝生命的气息,冷清的sE调似乎在这一刻彷佛重新获得的新的诠释,一GU生命特有的盎然气息调皮的在房间内嬉闹着,

    就连原本有点紧绷的有利都不自觉的放松下了自己过於低沉的心情,嘴角不自觉的带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就连抱住肯拉德的力道也稍微放松了一点。

    LovemetenderLovemetrue

    Allmydreamsfulfilled

    Formydarlin'Iloveyou

    AndIalwayswill

    LovemetenderLovemedear

    Tellmeyouaremine

    I'llbeyoursthroughalltheyears

    Tilltheendoftime

    LovemetenderLovemetrue

    Allmydreamsfulfilled

    Formydarlin'Iloveyou

    AndIalwayswill

    直到歌声结束的那一刻,在肯拉德怀中的有利终於依依不舍的睡了过去,肯拉德相信他在自己出差的那几天里一定睡的不好,否则从他回来的时候,又怎麽会看到有利的眼窝有着淡淡的黑眼圈呢?

    虽然努力用粉饼一类的化妆品来修饰脸上的倦容,可是又怎麽可能逃过的肯拉德的眼睛,回来的第一眼他就可以清楚感觉到有利的疲倦,这也是肯拉德近日以来如此疯狂的帮有利排开一切公务的原故,

    其实还有一大部分的事情还没做完,不过b起有利的身T,那些事情根本不重要,至於为什麽才处理一半就可以跑来放假,那就不是重点了。

    肯拉德浅笑的看着有利,随後一吻轻轻的落在有利的额头上,不管来如究竟会如何,我都会一直守在你的身旁,现在──只愿你能有一个眠。

    「晚安,有利。」

    「晚……安……肯拉德……」看着即使睡着依旧紧紧抱住自己的双手,肯拉德只是笑着回抱住有利有点单薄的身躯,同时也渐渐的闭上了自己灵动的淡褐眼眸,他有预感,自己今天一定一觉好眠。</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今天开始魔的自由业 同人文】肯有篇》,方便以后阅读【今天开始魔的自由业 同人文】肯有篇【肯有】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今天开始魔的自由业 同人文】肯有篇【肯有】眠并对【今天开始魔的自由业 同人文】肯有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