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歌

春天的歌第12部分阅读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作者不祥 本章:春天的歌第12部分阅读

    全兰的心跳加快起来,她已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得到如此快乐的感觉了,她多么的渴望,多么的期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二姨,平儿好想你,你怎么不来看看平儿呀,是不是你把平儿给忘了,不再想平儿的小弟弟了”王平轻轻地在二姨的耳边呵诉着。

    “平儿,二姨也想你呀,啊”全兰感觉到一个柔嫩的手指进入了自己的肉腔里,“啊平儿,我们到里面去吧,这里人这么多,羞死了,啊”

    “二姨,怕什么呀,她们又不是没见过男人插女人,而且她们也不是外人,都是平儿的女人了,更何况平儿这么久也没有钻进二姨的嫩岤里去了,我都等不及了。”

    说完,王平就把二姨的裙子撩起来,又迅速退下二姨的内裤,把二姨的右腿抬起来,左手握着自己粗大的rou棒,就向二姨那已是y水泛滥的肉岤中剌去。

    “啊啊平儿,你轻点嘛,啊你要插死二姨呀,啊啊”

    王平已好长时间没有听到二姨那动听的叫声了,他就是想让二姨叫得再大声一点,于是,一开始就猛冲猛插着,“二姨,平儿要让你浪,平儿要让你欢。”

    全红进客房去放姐姐她们带来的东西,王芳带高明和高凤去她的房间,刘小青和三个大肚子的美孕妇在沙发上看电视。

    刘小青有些不解地问妈妈说:“妈妈,妈妈,你看平哥哥和那奶奶在做什么呀。”刘小青看全兰和自己的外婆差不多,故而也就叫她是奶奶。

    “那是你平哥哥在和他姨妈说悄悄话呢,平哥哥的姨妈好久没来了,你平哥哥当然想他姨妈了。青儿,看你的电视。”刘晶把刘小青的头从王平那边扭了过来。

    那边的全兰已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阵阵的浪叫声。“啊啊你这小冤家,啊啊二姨要升天了,啊啊”

    才五分多钟,全兰就泄了,她那站在地上的一只脚开始有一点发软。只好两手勾住王平的嫩脖,满面羞红地对王平说:“平儿,让二姨休息一会吧。房间里还有两个美女在等着你去安慰呢。”

    就在全兰快高嘲的时候,她看到她的两个女儿进入了王芳的房间,她还看到小女儿在进门时,对她做了一个眼示,那意思全兰当然知道,无外乎是叫自己早一点放她的弟弟进去和她们姐妹俩共餐。

    王平感觉到二姨的阴岤在不断的收缩,知道二姨已经来了,但他离she精的时间还早呢。于是,他也没把自己的rou棒从二姨的洞岤里抽出来,而是抱着二姨来到了妹妹的房间,他要来一个三母女大会战。

    半小时后,三个女人都被他摆平了。并且每人都泄了两次,最后,他还是狂射在二姨的浪岤里,只是留了一小点射在高明和高凤的两个嫩岤中。

    全兰从房间里出来后,才和妹妹及平儿的三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见面。

    “妹妹,你又显得年轻许多了,你看这皮肤,又比以前嫩了不少,妹妹,你真幸福哟,这就是琳姐吧,哇,好漂亮,难怪平儿喜欢这两位小美人,不用猜,这位就是平儿的班主任,这位应该是平儿的班长了。”

    全红和三个“胖女人”也从沙发上起来与全兰见过,也相互夸赞了几句。

    “琳姐,”赵琳比全兰大三岁,她也就叫她是姐姐,“你好面熟呀,我们是在哪见过吧你好像我的姐姐。”

    “是呀,我也觉得你有点像我的妹妹。”赵琳回答道。

    在一旁的全红、王芳、刘晶、刘莹、高明、高凤都有点像在云里雾里一样,什么姐姐妹妹的,她们有点听不懂。过一会,全红好像有一点思路了,也记起了小时候妈妈和姐姐对自己说的事。但刘晶、刘莹从来也没有听妈妈说她还有一个什么妹妹,高明、高凤也从来没有听妈妈说她除了小姨外还有一个姐姐。

    全兰一下就脱下赵琳的孕裙,赵琳的里面也没穿内裤,一下就看到了在那肥肥的两片大荫唇的旁边、大腿根处有两个非常明显的胎记,全兰双眼顿时“刷”地一下就掉下了眼泪:“花姐我是花妹呀”说完就大哭起来,同时也腿去自己的裙子,在赵琳的面前露出那刚被王平插得红红的洁白无毛的阴沪。

    赵琳这时也勾起了小时候的一丝丝记忆,想起了在妹妹和自己的大腿根处、大荫唇旁边都有两个像小指头大小的黑胎记,忽又听到全兰在叫自己是花姐,她也肯定眼前的这美妇就是她分别了三十六年的妹妹了。

    “花妹”

    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已泣不成声。现在她们都记得,在小时候,爸爸和妈妈都喜欢叫她们的小名“花姐”和“花妹”。

    全红的思路也再次清晰起来,她也脱下自己的裙子,自己的那个地方也和她们一样,有着那两个明显的记号,为什么都快半年了,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呢。

    她真是自己的大姐呀

    难怪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有一种亲切感和熟悉感难怪她和平儿的那液体混在一起,也能产生出那神奇的效果来,记得她在研究的时候,拿同事jg液与儿子的混在一起,并没有产生出那如此神奇的效果

    “姐”全红也扑在两位姐姐的身上。

    第五十八章

    晚上十点,全红、赵琳、全兰躺在大床上,赵琳向两个妹妹诉说着这离别三十多年来的酸甜苦辣,王平当然也在其中,他是分别在另外两个房间里,分别在刘晶、刘莹、王芳、高明、高凤五个女人的体内射过后才过来的。此时,他的rou棒正插在二姨的嫩岤之中,他在边插二姨的肉洞边听干妈说着自己的事,不,现在应该叫她是大姨了。

    赵琳原来的名字叫全紫,但她对这个名字早就淡忘了,而且可说是没有一点印象了,这名都过去三十多年不提不用,谁还会记得呢。赵琳的男人姓刘,叫刘兵,他的妻子姓赵,叫赵芹。刘兵的父亲在解放前是一不大不小的老板,但解放后资产被收为公有了。赵琳这个名字也是他们夫妇给取的,上户口的时候就说是赵芹的妹妹。

    在三十六年前的一天,那一天对全紫来说虽然可怕,但现在她是一点也记不得了,因为她在离开父母后开始的一段时间天天被洗脑,刘兵强制性地要她忘记过去的一切。

    “我是怎样离开父母的,父母是怎样的样子,我现在真的一点也不清楚,没有一点记忆了,我只记得我小时候的样子。”说完全紫起身去找出刘兵和赵芹唯一准她留下的一张照片,那是两个小女孩在一起的照片,全紫指着另一个比她小的女孩说:“他们还说,这上面的女孩是他们原来住的地方的一个邻居。”

    “平儿,别动姐,让我看看照片啊,姐,这就是我呀,是你的花妹呀我们天天睡在一起,你怎么会不记得呢我家里也有一张这样的照片。”

    “姐,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全红也在一旁问全紫。

    “真的不记得了”

    “平儿,你慢点,轻点,啊姐,我那时也还小,只有三岁,后来听爸爸妈妈说,你是在一天放学回来的时候就失踪了,人也找不到,尸体也找不到。一开始我们还在天天找,月月找。还在报纸上登、在大街上贴寻人启事,但都无济于事,仍是没有一点消息。我们一直找到妹妹出世,找了一年多,你就像在世上消失了一样。后来爸爸和妈妈都说你没了”

    “姐,那后来呢你能记得什么呢”全红在一边问。

    “我只记得小的时候,我天天被关在屋里,不过他们对我挺好的,不打我也不骂我,买了很多好吃的零食和糖果给我吃,买了很多的小人书给我看,还买了很多的玩具给我玩。他们是一对结婚已有1o年的夫妇,他们没有孩子,后来才知道是赵芹没有生育能力,他们把我留下来的主要原因,可能就是为他们留下传宗接代的后人吧,当时我也不懂得这些,是在朦朦胧胧之中长大的。”

    “我得不到上学,他们就在家里教我,我学得还不错,他们还常夸我聪明,几年过后,我和他们的关系也开始好了起来,开始在思想上接受了他们。他们有很多积蓄,是刘兵的父亲留给他的我天天和他们夫妇睡在一起,他们晚上就当着我的面干那事,从小他们就培养我这方面的知识后来到十四岁的时候,他就进入了我的身体”

    “哇,大姨,那也早了点吧”王平在一旁听得都忘了抽锸了,他的rou棒就静静地塞在二姨的肥岤里。

    “怪不得晶儿都有这样大了。”全红和全兰齐声说道。

    “第二年,晶儿就出世了,他们都非常喜欢晶儿,对我也倍加宠爱,并没有因为我为他们生了一个女孩而受到冷落。还把所有储蓄的账户姓名都换成了我的名字。我们四个在家里有说有笑,还常常做一些有趣的游戏。就这样,我把原来所有的一切慢慢地淡忘了,再到后来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到了晶儿五岁的时候,他们就经常的带我们一起出去玩,开始是公园,后来就去上海、北京这些大城市玩”

    “晶儿小的时候没有上幼儿园,都是我们三个在家里教的,她很聪明,比我小的时候还要聪明,她到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学到了小学三年级的课程”

    “哇,晶儿真厉害。”“哇,晶姐真厉害。”在一旁的三人都听得发呆了,不时发了一两句感叹。

    “在晶儿七岁的时候,也到了八十年代,政府把原来没收刘兵的父亲那不大不小的资产归还了刘兵,刘兵也把经营者注册为我的名字。”

    “就在晶儿八岁的时候,他们夫妇在一次车祸中双双遇难了。去的时候也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这样,二十三岁的我就开始了独立生活,开始承担这个家的责任”

    “大姨,不对呀,那莹莹又是怎样来的”王平轻抚着全紫的大ru房问。

    “是呀”全兰和全红也在一边问。

    “第二年,我和公司的一个职员相爱了,这可说是我的第一次恋爱,我和刘兵的关系既是夫妻关系,又有点像父女关系。我的这个职员也姓刘,叫刘民,当时他非常爱我,我也非常爱他,于是我们就结合了。他比我还小一岁,他也非常喜欢晶儿。就在晶儿十岁的时候,我们就有了莹儿。当时晶儿都上初中了。但好景不长,就在莹儿四岁的时候,刘民也遇到车祸去世了。后来我想,是不是我这白虎克夫呀。从此我就不再想找男人的事了再后来,我就安心的守着晶儿和莹儿,老老实实经营着这个不大不小的公司哦,妹妹,爸爸妈妈他们呢”

    “爸爸妈妈他们在我刚刚工作的时候就去世了”全红说起爸爸妈妈就开始哽咽起来。

    “自从你失踪过后,爸爸妈妈对我们姐妹俩更是关爱倍至,天天上学放学都来接我们,直到我们上大学。”全兰接着全红没说完的话说,“就连妹妹在十七岁的时候和王伟的事,他们也没有过多的干涉。他们只是从正面教育我们,要自己走好自己的路。”

    三姐妹一直谈到十二点,才相继进入梦乡,当然王平的rou棒还是插在妈妈那温馨的家园里过夜。

    又是一年春天来临的时候,一切万象更新,各种大小不同的枝头上又长出了嫩芽,小鸟飞回来了,太阳河边的草地又绿起来了,王平已是三个孩子的爸爸,全兰、高明和高凤的肚子也开始大起来了

    就在暑假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全兰一家就已经从月亮市搬了过来,高明还在上她的大学,高凤从月亮一中转到了太阳一中,只不过她俩又得休学了。

    两套房子也被改装过后连在了一起,这样一、二十人都能住下,更何况他们现在睡的是大铺,是专门订做的大铺,是一铺床上可以同时睡六到八人的大铺。

    全红也从单位里退了出来,三姐妹一起经营着全紫原来的公司。不过现在的业务比以前多了十倍,员工比原来多了十倍,利润比原来多了二十倍,当然职员的工资也长了五倍。

    就在全兰和她的两个女儿要生产的时候,王强和他的父亲不知得到什么急病突然去世了,王平和他的妈妈带了五万元一起来到县城,处理完大伯和强哥的后事后,才和妈妈回到太阳市。一周后,全兰、高明、高凤又都为王平各生下了一个女儿。第二天,杨艳和女儿王玉也来到了王平的身边,因为她们知道王平非常喜爱白虎,所以在来之前,就把下面打扫干净了,不过这次不是刮,而是用脱毛剂彻底把它消失了。

    太阳市的太阳早就回家了,出现在太阳人眼前的是繁华的夜景。全红站在窗前,怀中抱着她的大姐全紫和她儿子王平的结晶。全红轻轻地拉开淡黄色的无花窗帘,繁华多彩而美丽的太阳市夜景映入了她的眼前。虽然搬进这套新居已有几个月了,但她还是第一次在这高处鸟视太阳市的夜景。啊,好美,想不到太阳市竟有如此美丽的景观。她又慢慢地用一只手推开前面的大屏玻璃,一阵清风轻飘过来,柔软的轻抚着她那已经比原来又细嫩了很多的圆脸上。

    啊,好舒服,这是今年的第一缕春风吧,为什么如此清醇

    小孩的小手在不停地挥动着,嫩嫩的红红的嘴里发出一串串“咯咯”笑声。

    全红看着怀里这可爱的小生命,忍不住在小女孩的脸上亲了几下。

    这时全红听到小青在问她妈妈:“妈妈,为什么小叔叔都给外婆和莹莹阿姨你们一人一个小妹妹了,而不给我一个小妹妹呢”

    “你呀,还小,只能给你洋妹妹,不能给你真正的妹妹。”刘晶轻轻地拍着女儿刘小青的小脸回答道。

    “不嘛,我就要真正的妹妹嘛。小平叔叔,你偏心,你为什么不给我真妹妹嘛。”刘小青又跑到王平的怀里去撒起娇来。

    这时,王平正在大姨全紫的怀里吃着可口的鲜奶,看到小青在自己的跟前撒娇,也停止了吸奶的动作,一边用手拍着大姨的下身的部位对刘小青:“小青青呀,你的这里还小得很,小平叔叔怎么能送你真正的妹妹呢”

    “小平叔叔,我的这里不是和外婆、妈妈、莹姨她们的是一样光光的吗没有什么区别呀怎么说还小呢就是你偏心嘛”说完,刘小青又鼓起红红的小嘴。

    在一旁的全紫、全兰、刘晶、刘莹、高明、高凤、王芳、杨艳、王玉听到小青的话和看到小青的样子,都不由大笑起来。

    看着这一个个春意盎然的笑脸和窗外吹来的清风,全红觉得这房间里就是一个春的世界,儿子就好似那是唤醒小草的春风,她们仿佛就是那被儿子吹绿了的唤发出无限生机的小草

    全文完</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天的歌》,方便以后阅读春天的歌春天的歌第12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天的歌春天的歌第12部分阅读并对春天的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