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人一撇

第三十五章 铁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尹新柱 本章:第三十五章 铁树

    (2o19年9月21号凌晨)

    这两天够忙的。昨天上午跑了百十公里到伊川县拜访了去年冬天从煤场离职的老温(温少奇)。今天上午跑了工地去讨账,下午又辗转老家帮忙收玉米。

    说起老温,我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个人。我之所以拜访他是因为我听说他在那边的硅石厂里干的挺不错的,我怕我将来失业了没钱赚,就提前过去探探路。

    老温,这个人五十多了,一生都是喜欢嫖,导致他的家庭破败不堪,家也只是成了象征性的地方。

    即使到了外地工作,也并没有妨碍他通过微信附近的人结识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照片长得还算可以,浓妆艳抹的。

    听他说已经是有过四五次的苟且之事儿了。第一次的时候,女方说她想买个内衣,298块钱,索性,日后的每笔交易都定价在3oo元一次。

    了解了详细情况后,我也并不看好这个厂子,我想我还得留意其它的门路吧。下午我就离开了,不过却是夹杂着希望和失望走的。

    与老温的再次见面,有了意外之喜。他知道了我的家庭变故后,当场就要给我介绍对象,总共有两个人选。

    第二个女孩当时就在语音聊天的时候拒绝了,人家听了我的大概情况后,不假思索的说:

    “我自己好歹是有房有车人,并且长得又不丑,怎么可能找个离婚的男人呢?况且还有孩子,虽然孩子不在身边,难免日后背着我见他的孩子,甚至暗地里带着孩子出去旅游什么的,把自己一个人撂在家里。为了避免日后闹矛盾,还是算了吧!”

    哈哈,当场被拒绝了,我很是无语,但也表示理解。谁叫我是这样的处境呢?

    第一个女孩,我记得老温叫她马妮儿,应该是小名儿。说是9o年的,至今未婚,长得老漂亮了,就是个子矮点,一米五多点,家里条件蛮好的。想找个人品好,长得帅,经济条件一般的男人,刚好我就符合啊!随即老温就跟人家爸爸打电话,说明了情况,那边支支吾吾的,并没有给个痛快话,说是考虑一下。

    过了中午,老温替我着急,接连几个电话打过去,逼着问对方什么意思,愿不愿意见面认识一下,哪怕是先加个微信也行。遗憾的是对方一直没有接听电话。我们俩就在那干坐着等,心想对方一定是太忙没顾上,或者是没有商量好。

    等啊等,一直到下午了,我算着时间也该走了,可那边还是不接电话。我想还是算了吧,感情的事不能强求,缘分到了自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老温送我到了门口,临走还安抚我等他的电话,搞得我心里暖暖的,像自己的亲人似得为我的事张罗着。我又一次坚定了信念:人生在世,先做人后做事!

    回来后,为这件事儿,我一直心里痒痒的,有点美好的憧憬。直到第二天老温才传来消息,说是我的年龄大了点。我听这意思应该就是说人家还是不太愿意吧!

    我就知道,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幸运呢?出趟门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情况:没钱没权没地位,矮挫男一个。还是离婚头,两个孩子,一无是处。即使我的女儿,我也不愿意的。想来我倒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现实是残酷的,算了吧!还是用心写好每个字词,说不定还能换来一点青睐之意。

    上午我跑去卢店的工地讨账了。并不是很顺利,有点维修的事需要处理一下。与工地老板的几次接触,我感觉往后的活我是干不成了。到底为什么呢?

    这年头,搞工程真是难,钱少事多关系复杂。

    没活干了,心里就慌,总想着拦点活干;

    有活干了,所有人都以为你多么挣钱,张三李四王麻子都想从你身上分一杯羹,大爷小爷都会不断的跳出来给你出难题整你,结局往往是不挣钱或者挣钱少甚至双方生争吵反目成仇,一口吃成胖子的美事是很久以前的传说了。

    工地上的事,如果挣钱了,不论有多大的委屈,我都可以承受,毕竟结局是有钱赚。如果没钱赚或者被人玩弄,不管是任何人,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可能因为几个铜板就出卖自己的尊严,低三下四委曲求全的逢迎别人。

    最近几个月在工地上干了一点小活,挣钱不多,麻烦事不少,还一直不结账,心里着实有点恼火。在工地上怼了几次,也有点得罪人了。我担心往后的防水估计我是干不成了,有点遗憾但绝不后悔,本来我就对靠体力挣钱的模式失望透了,总感觉干活挣钱太辛苦了,不是长久之计,我应该干点更高级别的事儿。哎!很是迷惘啊!

    有人说我像是一棵铁树,总有开花的时候,我将信将疑。信的时候,踮起脚尖望望;疑的时候,低下眉头想想。

    下午回到了老家。本来这几年我们家的农田已经全部种成了核桃树,不需要再种小麦和玉米了,谁知道别人家的农田不想种了,而我妈就接了过来,这才有了收玉米这档子事儿。

    对于种田,我是非常讨厌的。特别是从商业角度考虑,这活干的总是入不敷出。随着近些年的经济展、社会变革、思想更新,在农村种田已经是多数人看不惯的事儿了,我估计将来的八零后九零后都不会再种地了,到那时国家必定会出台新的政策。

    想想以前,就比如我小时候,每年的秋收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即便是最原始的劳作方式,可每个人的脸上总也少不了灿烂的笑容,这必须是每家每户的头等大事。

    可如今呢?一切都变了!在乡野田间早就看不到年轻一辈的身影,总是有多远跑多远!忙碌的大多还是五零后六零后的父辈们,虽然都已经看明白种地已经不足以养家糊口,甚至连最基本的付出都得不到对等的回报,但是他们依然舍不得放下那片土地。

    我记得应该是读初中时,有一次我和父母晚上在路边散步,就谈到过该不该种田的事。当时我就不支持种田,让家里早点放下锄头,干点别的事。可倔强的他们不仅不听,反倒是批评我的轻浮狂傲。从那天起我就更加明白了什么叫农村,什么叫农民。农村就是有辽阔的基本耕种田,农民就是无论怎样都不会放弃土地的一群人,这样的深刻烙印与生俱来,生死相依。

    有时候去饭店吃饭,免不了和大家开玩笑的谈起粮食的物价问题。从利润的角度分析,那些成品的小麦玉米不至于几毛钱一斤吧,心想如果十块钱一斤就会有更多的人积极的投身到农业当中,可几十年过去了,粮食的价格问题却一直涨不起来,也许永远也涨不起来。否则我们出去吃碗烩面可能就是一百块钱了,由此会导致整个社会的物价体系天翻地覆,动摇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引整个社会的动荡不安。

    心里虽然明白农业是民生的基础,是每个人生存的基本保障,是国家维系的基础,任何人都不能动摇。但毕竟自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心里总是为此事耿耿于怀。无论怎样,我就是非常非常讨厌种地。

    看看那些农民吧!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至人一撇》,方便以后阅读至人一撇第三十五章 铁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至人一撇第三十五章 铁树并对至人一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