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六章:获得,冷血不死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狂翻的咸鱼2 本章:第六章:获得,冷血不死身

    反手一掌击在自己右胸上端,劲力转化之下,石应虎右肩中剑处的伤口陡然喷出一大蓬的血水。

    作为一名杀手,武器上当然是要淬毒的,只是能够直接毒死传奇武者的毒素实在是太少了,往往需要毒功配合。

    因此鬼影剑客淬于自己剑锋上的,是麻痹性的毒素,若是对手重伤,这麻痹心脏的毒素很容易让重伤者心肌缺血而死,就算对手并未受重伤,像这种麻痹毒素也能有效削弱对手的战斗力。

    那个时候,无论是打还是逃,鬼影剑客都可以主观选择,是一种综合性价比非常高的毒素。

    然而石应虎是金刚境中阶,抗毒能力本来就更强过普通传奇先天境,能够毒死传奇先天境高手的毒,石应虎哪怕中了,不处理,不打针,不吃药,就硬挺着,也不见得就会挂掉。

    更何况石应虎已经开始修炼药毒炼体术,抗毒能力又有提高,此时此刻及时反掌一击打出毒血,他仅仅只是头脑一昏,然后就不觉得有什么事了。

    可是,这一幕画面却刺激得长街上的南越高手亢奋如狂。

    “杀!”

    “杀了他,他和鬼影子两败俱伤,已经中毒了。”

    因为这些人此时此刻叫喊的是南越土话,因此石应虎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好在,也并不需要听懂,开杀也就是了。

    大雨当中,雷电闪烁。

    石应虎满头乱发狂舞,高举锯齿血刀,宛如神魔之姿一般,这一刻,石应虎是想念小妹的,小凤素来喜欢拍照,若此时此刻她在,给自己拍上一张“乱发狂舞”的实战画面,想来是极好的。

    石应虎甚至有意识得跌跌撞撞,表现出负伤与中毒的姿态,希望可以将阴影中还隐藏的敌人全部吸引出来。

    这次的风雨局远远比生死局更简单,即便输了也不会死,但却也更加难以完成,即便石应虎毫无顾及施展出全身武功,所有本事,想要将今夜前来的人全部杀光也非常困难,越是高手生存能力越强,尤其是明知不敌要逃跑的时候。

    另一边,旅馆内,透过窗户,徐霜儿有些脸色惨白的注视着风雨当中挥舞血刀的男子,他是如此的快意,如此的狂热,如此肆意无忌……他,他居然喜欢杀人一个人,怎么可以喜欢杀人呢

    徐霜儿警员类专业出身,她是知道这个世上的人性丑恶的,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合作伙伴,在国内素有英雄之名的石应虎,居然是一个好斗嗜杀的人,此时此刻,有一些偶像破灭的复杂心情。

    “想不到,居然还有高手隐藏着……”就在这时,耳边传来赵英的低语之声。

    “啊”徐霜儿愣一下,回过神来,凝神望去,只见在这个时候,那些二三流的武者已经被彻底杀散了,只留下满地尸体与被鲜血所浸透的大地。

    而在这时候,一名戴着斗笠帽的高大白须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长街的另一头处。

    此时此刻,漫天暴雨如瀑般,然而这名戴着斗笠帽的高大老者周身却风雨不透,相反,他周身实质一般的杀机大盛,衣袂无风而自动,四周的雨水立时以他为中心点旋动起来,由缓转快,劲风狂涌,冰寒刺骨,威势骇人。

    “你来南越的目的是什么”低沉,厚重的话语声音,传递过来,犹如实质般重重压迫在石应虎的身上。

    “……关你鸟事!”

    “小辈,你这是不知死活啊!”老者的话语声中显露出一些愤怒,本来修炼到他这个境界的武者,甚至弱一些的赤鹰曲冲,都可以容颜永驻,保持青春的,只是到他们这个境界自身的欲求已经不大需要用外相魅力来满足了,因此很多传奇武者节省那消耗并不多的真气,并不刻意维持自己的容颜,尤其是男性传奇武者。

    在男性传奇武者当中,刻意保持容颜年轻俊秀,几乎可以同弱小划上等号,并不是因为那节省下来的些许真气,而是因为态度。

    一日一钱,千日一千。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这句话就是传奇先天境界的要义,同体魄若金刚,珍惜若处子是传奇金刚境界的要义一样。

    那名戴着斗笠帽的高大老者伸出手掌,漫天风雨犹如遇到无穷的漩涡,在他的手中长成一条越聚越大的水龙,看到这一幕画面,石应虎眼中瞳孔先是一扩,然后猛烈一缩。

    这,是人类遇到危险的本能反应。

    先天中阶!南越是这么试人的吗刹那间,石应虎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腿脚也有劲了,刚刚所表现出来的中毒姿态一扫而空,哪怕混不进南越高层,这一刻也不能继续留手了,否则一个不小心被对方一掌拍死了,玩笑就开大了。

    “嗷呜!”

    长街对面的老头一掌出手,一条似龙似蛇的水形真气咆哮着向石应虎冲杀而来。

    然而,石应虎在这一刹那脚步微踏,他的身形一幻二,二幻四,四幻七,并且全部都带着破空声向高大老者疾扑而去,周身真气震荡,速度越来越快,嗖!

    “嗷呜!”

    弹指刹那之间,那条似龙似蛇的水形真气击破石应虎六重幻影,但偏偏那唯一漏过的一个与高大老者错身而过,一刀挥出。

    哗,水形真气洒落到地面上,紧接着,是相对沉重血珠滴答到雨水当中的声音。

    戴着斗笠帽的高大老者厚实的手掌封挡护喉,他的确守住了,只是手掌上依然横裂开一条血线。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独孤长卿。”

    “好,我记住你了,记住,不要有行差踏错之处,否则,下次再见面时,就是你的死期了。”话音刚落,四周的雨水便围绕着老人卷成一条直升于空的水龙卷,仅仅只是刹那间,他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随着这名老人离去,石应虎可以清晰感到四周的窥视感迅速减少,最终完全消失了。

    神武系统提示:

    “名篇决战,风雨局”任务已完成。

    “任务要求基本达成,宿主当场击杀率超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完成度验证中……完成度验证中……验证完成,奖励发放。”

    “恭喜宿主,获得自在门武功冷血不死身。”

    相比生死局时的奖励发放,这次的奖励发放明显是有些敷衍简单的,因为那次的完成度高,而这一次的完成度略低了些。

    对此,石应虎是有心理准备的,神武系统不会考虑自己面对的任务,它是以自身全部实力为考量发布任务的,也就是说石应虎押上生死,一身所学施展到最极致处,刚刚那个老人要斩杀,隐藏在暗中的高手也要斩杀,如此,方才有机会冲击最好最契合的武学。

    冷血不死身就冷血不死身吧,真把吸星给我,我也根本不敢练……不过,为什么系统认为吸星更适合我呢,它不会是确认我无法突破先天吧像这样的思考,多少有一些自己吓唬自己的意思,石应虎收起血刀,转身再一次走向旅馆,自己需要换一间上房,原本那间的棚顶被自己撞碎掉了。

    回到旅馆,包括老板在内的许多房客都已经眼含亢奋的清醒着,对他们来说,武人的江湖就如同一个平行世界,刚刚的杀戮与搏命,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场看不大清楚的大电影。

    欣赏之余,还可以探讨一下武人的刀头舔血与自己平凡生活的难能可贵。

    “老板,给我换一个房间。”

    “好的,大爷,您请,您请,最好的上房早就已经给您备好了,我就知道那些酒囊饭袋就是来送死的。”在这个旅馆老板的眼中,石应虎就是一座行走的金山,哪有不倾尽全力好好伺候的道理。

    “你是不是很喜欢杀人,会为此感到快乐”突然,在石应虎上楼前,身后突然传来这样一声话语。

    赵英小脸陡然惨白,吓得上前拉住徐霜儿的手掌。

    石应虎缓缓转过头,皱眉注视着神情异样的徐霜儿,她的这个问题倒是可以进一步分割两人的人际,然而,徐霜儿明显并不是出于这一目的。

    “只要这个世界还有纷争,就总需要有我这种人。你只要记住,我绝不会对自己人挥刀,也就够了。”说罢,石应虎继续上楼,走入自己新的房间。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在一个高度文明至不需要战斗,血腥,杀戮,野蛮的世界,像石应虎这种人当然是没有必要存在的,但石应虎觉得自己这辈子是见不到那一天了。

    …………

    郑京,大皇子府邸。

    赵德言此时此刻正在喝着热茶,他独自一人坐在厅堂当中。突然,厅堂四周的灯,明亮了起来。

    “水伯,这次劳烦您老跑一趟,来来来,坐,德言已经准备好水伯你最喜欢的茶。”一边说着,赵德言一边亲自为水伯斟茶,这般的礼贤下士之姿,的确是不负大皇子贤名。

    南越十五位皇子,大多都已经四五十岁了,七皇子赵敬民以及十二皇子赵钩都已经五十多岁,而大皇子赵德言要比他们年长上许多,今年已经快七十了,虽然身板依然很硬朗,但南越人均寿命四十八……大皇子赵德言拥有着南越最强的本地力量,但包括他的部下在内,其实所有人都不觉得赵德言能熬到最后,顶多老祖宗怜惜他,让他成为一位八十岁的太子,过过瘾也就算了。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真正可以角逐南越皇帝的人,只有七皇子赵敬民与十二皇子赵钩。

    “有辱使命,我并未能探出这个独孤长卿的真正底细,真气控制能力的确如资料中显示的,有些虚浮不稳,但心性,刀术,乃至于决断体魄,似乎都隐隐超出。”

    “嗯,难道连水伯您都无法压服此人”

    “那倒谈不上,只不过最后一刻老夫动了些惜才之心,此人内功根基虽然虚浮了一些,但还年轻,有弥补的可能,未来,未必就不能冲上先天中期境界。若是能冲上,留下他冒一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呃……”水伯的一番话,听得赵德言这一刻那叫一个恨啊,素有贤名、素来礼贤下士就是这一点最不好,有些能力的下属,往往都喜欢自作主张,自身为维持仁厚之名,又不好太过的责罚。

    “水伯说的倒也有理,更何况那个独孤长卿即便不是独孤长卿,也应该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左道邪魔。”就在这个时候,在房间的一角转出一名书生模样的文士,他来到赵德言与水伯一旁施礼过后,递交给赵德言一份文件。

    大皇子赵德言看了看,点了点头道:“看来他的确是在修炼毒功,即便是炎黄古国通常也不会拿一位有晋升中阶希望的年轻高手来当细作,更何况还这样的自毁潜力……这样也罢,反正我们的目的仅仅只是保护南越,只要这个独孤长卿并不是别有目的,其它的都无所谓。”

    “不错,炎黄国现在的主要力量正在集中起来应对血月危机,攘外必先安内,在炎黄政府的大力清剿下,许多邪魔道高手在国内都呆不住了。炎黄不要,我们却不介意,乱世将至啊,自身的力量增强一分便是一分。”那名书生模样的文士这样言道,他没有注意到,听到他的感叹话语时,自身侍奉的主上大皇子赵德言,他的目光是怎样得闪烁的。

    乱世将至啊,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来说,他们也许也在迫切的希望着:乱世,快一些降临吧。

    次日。

    一大清早,在旅馆门前的尸体就已经被搬空了,若是在炎黄国内,这是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一件事,而在南越国都,却连上报纸的资格都没有。炎黄周边的小国因为生存压力的关系,武者固然拥有更高的特权待遇,但竞争烈度同时也更高。

    武者,活着的时候享尽尊荣优渥,但在死后,倒在泥塘当中,死也就死了,包括他们的妻儿家人都会认为这是自然而然的。

    赵敬民与赵钩二人,他们一大清早就已经在旅馆的门前等候了,赵钩于前线失利,急需要战力补充,赵敬民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他虽然没有在前线战场上吃大亏,但却连续折了赤鹰曲冲与鬼影剑客两大得力助手,在得到鬼影剑客被反杀的消息时,赵敬民差点脑溢血憋过去,好容易凭借传奇武者的体魄硬挺过来。

    一大清早便带着连夜挑选好的礼物前来拜访,却与赵钩撞在了一处。

    “十二弟也未免太过心急了吧,难道一点点皇家的礼仪都不顾了吗”

    “哈,七哥你同样也来得这样早,五十步就不要笑一百步了,更何况七哥接连折损两员大将,小弟也是实在担心您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来,让我南越痛失英才。”

    “哼,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虽然赤鹰曲冲、鬼影剑客都是自己的门客,这是高层皆知的事情,但这种事人家知道归知道,自己却是不能认的,正所谓宁为人知莫为人见便是此理。

    就在这个时候,旅馆的门户被缓缓推开了,一夜没睡顶着个熊猫眼的老板点头哈腰的引领两位殿下走入,今日却是不分先后了,因为就这两位爷,赵钩并没有把先机让给自己七哥的意思。

    “殿下,这边请,这边请,独孤先生已经在等候两位殿下了。”根本不敢用伙计,旅馆老板在亲自将两人引入客厅后,长长呼出一口气,擦拭着额前脸颊的汗。

    而在客厅当中,石应虎正在看书,赵英与徐霜儿坐在一旁,同样是传奇境界,然而赵敬民与赵钩二人却莫名感受到巨大的压迫感,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普通人立身于猛虎之一侧,若是胆敢轻举妄动,随时随地都会被夺去性命的。

    “两位之来意,我已知晓,本来,本尊是没有兴趣在南越久留的,不过,经过昨日一战,发现这弹丸小国的武道居然也颇为的独树一帜……哼,既然两位殿下盛情,那么便请各自开价吧,若是可以让本尊动心,在南越住上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可。”石应虎这一番话可谓是很不给面子的,然而独孤长卿若是在这里的话,若是也经历过石应虎这些事的话,他只会更加不给面子,魔道中人易走偏激,半是性情如此,半是本身修炼的魔功导致的,人练功,功也在炼人,这是互为影响的关系。

    “独孤先生武功高强,前途无量,若是肯屈尊助小王一臂之力,小王愿意献上七星宝刀一柄,献上绝顶刀法秘籍一部,客卿供奉当然也会是最顶级的。”一边说着,赵敬民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宝盒奉上,今天他与赵钩的随身侍从都被留在门外,以示对“血修罗”独孤长卿的尊敬之意。

    石应虎接过并打开宝盒,首先入目的便是一柄华光流溢,刀身佩饰七颗宝石的长刀。

    “好刀,锋利无双,真气贯通性也是极好,噫这七颗宝石……”随着真气灌入,石应虎察觉到七星宝刀刀身佩饰的宝石,真气吸收率惊人,闪烁着妖异的光。

    “独孤先生好眼力,这七颗星石各具异能神妙无比,是我南越最高刀术匠人呕心沥血之杰作,当然,也只有像独孤先生这样的刀道宗家,才有可能尽展它的威力。”

    “哦,这样啊。”本来石应虎还挺感兴趣的,然而随着赵敬民的话语,石应虎直接就将刀放下来了。

    因为像这种后天之器,可能用起来很顺手,但在绝对能量强度上是不可能同天命刀这一类先天之器比肩的。

    苍龙星球对本是宇宙中的源能空洞区,在经历过大灾变事件后,能量漫延涌入到这个星球,这是一次升华,是星球的晋升,同时也是万物的晋升。

    人类在这几百年中的进化就不必多说了,许多器物同样也出现升华,比如说马德的那支古董散弹枪。

    天命刀作为先天之器,并不是说它完全是由先天塑成的,而是它在还是矿石时,其灵性就已然被赋予,只是后来被刀道名匠发现,呕心沥血铸成当世名刀。

    这种先天之器的力量,是非常夸张的,但力量强灵性也强,它若是不认同你的话,拥有者便是再强也无法借助到它的力量。而后天之器的传奇名兵,本身没有灵性或者灵性微弱,它们的能力也像机关一样是被提前设置好的,就如眼前的七星宝刀。

    名字起的是很好,可惜名不副实。

    赵敬民在一旁察言观色,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也知道马屁拍马腿上了,赶紧换一个进攻方向。

    “独孤先生,这本顶级刀谱血雨腥风乃是一代魔尊冷残阳创立的,变幻莫测威力无比,请独孤先生过目。”一边说着,赵敬民一边把刀谱秘籍往上递,这一刻,连十二皇子赵钩的神情都变得很凝重了。

    因为他非常清楚一本顶级刀谱对于一名强大刀客的诱惑力,只需看上几眼,很多强大武者就会被吊住,从此迈入坐等全本的行列。

    然而,这本秘籍若是在昨夜之前出现的,石应虎的确也会垂涎欲滴,自己一身的刀术还没有一本是顶级的,但现在高度契合自己的冷血不死身刷出来了,还要兼修药毒炼体术,石应虎觉得自己的学习能力在这段时间已经是高负荷运转了,实在没有余力再去消化一本顶级刀法,修罗七绝刀自己还没练到顶呢。

    而在完成这次“不灭皇朝”的任务之后,莫说是顶级的武功,即便是绝学自己也应该会获得两本了。

    “十二皇子,请开一开您的条件吧。”石应虎婉拒了赵敬民想让他先“欣赏”刀谱的意图,坐回座位这样言道。

    “十二并没有七哥家私丰厚,不过我这一次也的确是带来了一件至宝,请独孤先生鉴赏。”说着,赵钩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着的宝盒,九颗纯白金饰的斗大明珠排列着,同时有一股隐隐的药香扩散。

    “哇!”

    因为九颗明珠那珠宝似的质感,一旁的徐霜儿与赵英都按压不住得惊呼出声,这引起了赵敬民的注意,他扫视赵英一眼,开始暗中怀疑阴险的老十二是不是已经先一步使用美人计了。

    赵英英气勃勃,腰细腿长,别有一番魅力。

    “此为九龙洗髓珠,可趋避化解天下万毒,助益伤势恢复,长久使用更有洗髓神效,益寿延年,增强筋骨。”赵钩有些不舍得注视着宝盒当中的九颗明珠,举南越之国恐怕都再找不出一份九龙洗髓珠了,自己若非别有奇遇也没有福分获得它。

    不过,相比异宝,现在的自己最紧要的是获得强大传奇武者的助力,自己负责的战区已经是局势危难了,若是被异兽突破防线,许多多年积弊被一股脑的翻出来,别说是争取皇位,即便是性命恐怕都留不住,自己的其它“兄弟”是不可能放弃落井下石的好机会的。

    权力之路,一旦踏上就回不了头了,就像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安安稳稳的上岸

    那实在是太难太难了,更何况这么多年已经付出了这么多,本身已经不想上岸了。

    大概在十分钟后,脸色异常难看的七皇子赵敬民从旅馆当中走出来,带着自己的人拂袖而去。

    他以为是因为自己与独孤长卿之间积怨的关系,事实上,在石应虎眼中,他带来的那两件礼物真的不如九龙洗髓珠适合自己。

    药毒炼体术无论是药炼还是毒炼,九龙洗髓珠都可以辅助自己修炼,加速修炼进度,加深修炼深度,虽然这样会导致花钱如流水开销巨增……但反正身边有一个冤大头,赵钩会负责自己修炼的一应花销的,这土财主真的是不用白不用。

    南越之地,远远不及炎黄古国适合修炼正统武道,但修炼毒功,倒的确是得天独厚,风水宝地,虽然石应虎修炼的药毒炼体术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算是毒功。

    当天夜里,石应虎就以客卿的身份搬入了十二皇子赵钩的府邸,他的住所,除面积稍逊以外,在各个方面远远比赵钩的信所更加富丽堂皇,赵钩原本积累的亲信大半零落了,现在全部的资源都堆在石应虎身上,当然出手豪阔。

    另一方面,赵钩却也并没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血修罗”独孤长卿的身上,在招揽到独孤长卿的同时,他也在全力招兵买马,补充自己损失,独孤长卿更多的是起到千金马骨、带头作用的效果,赵钩毕竟在前线折损那么多人,郑京内哪怕还有无势力从属的传奇武者,轻易也不会加入赵钩麾下,而在有人做表率之后,再招第二个,第三个人也就相对容易了,力量,从来都是这样渐渐恢复的。

    赵钩还要在郑京呆上一段时间,准备为老祖宗贺五百载大寿,魔祖郑念的寿命在武道界一直都是一个迷,一方面大家都不认为传奇武者可以寿五百这么夸张,另一方面郑念也不可能是在大灾变前就已经成就天人了,更何况有历史学家称,魔祖郑念的寿命可能不是南越官方公布的五百载,而是更为漫长的一段时光岁月。

    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知道郑念延寿的法门,但世上的四阶天人谁身上没有点秘密,谁又敢去问呢

    在这段时间当中,石应虎万事不理,日销千金专心修炼着药毒炼体术与冷血不死身。

    首先,国家不可能指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石应虎就可以获得足够的信任,得到足够核心的机密,即便是得到了,一个传奇武者在南越国家不灭皇朝而言,也还是难以做到撼动的。

    在修炼过药毒炼体术之后,幽静的房间内,石应虎五心朝天,冥思炼气,随着他指风一弹,设置的机关响动,而后,整个房间飘落下纤细若纱若云的棉。

    然而,任何无规则洒落而下的棉纱,在未真正接触到石应虎的身体前,就会被一道刀气一冲两半,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房间里地面上都已然是一片纯白,然而在石应虎的身上,却仅仅只有极少的几处细纱残留。

    此时此刻,石应虎的脑海中思索推衍着冷血不死身,他脑海当中恍若出现一位犹如狼一般的青年,他倒持着一柄薄而锋利的长剑奔跑着,四面八方有敌人涌上来,剑光闪烁迎击。

    一位接一位的敌人迅速倒下,然而他们的武功他们的攻击,终究还是给青年带来麻烦,停滞他的身形动作,让他也开始受伤了。

    然而,不同于那些敌人,这个青年无论被攻击到多少次,无论被什么样的武器攻击,他都可以迅速弹开,躲闪,翻滚,并不是轻功高明到不受攻击,而是在受到攻击的那一刹那,通过野兽般的直觉判断与肌肉变化,将自身的受损降到最低。

    最终,那些敌人几乎全部是被一剑击杀的,并不是说这个青年一剑就可以带走一个人,而是指中剑之后,他们没有人可以再爬起来了,而那个青年则刚好相反,无论被攻击到多少次,他都可以将受损减小到最低,然后迅速爬起挺剑迎战。

    “冷血!”

    “他是不死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叫冷血吗真是个极可怕的男人啊,到底要经历过多少次生死,多么残酷的锻炼,才可以总结修炼出这样的护身功法,难怪系统说修炼有成之后可以以弱胜强。神武系统对武功的评析,几乎从未错过,冷血不死身的确适合自身修炼到极点。

    石应虎本来就高血量、高防御、甚至高反击,身板硬朗至极,而在修成这冷血不死身之后,配合丹师的死亡直觉,可以将受到的任何攻击削减到最低下限,这样的一身武功组合起来,的确是很难很难死得掉了……而石应虎不死,他的对手就很难不死了。一秒记住 海岸线小说网</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光头虎的超武末世》,方便以后阅读光头虎的超武末世第六章:获得,冷血不死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光头虎的超武末世第六章:获得,冷血不死身并对光头虎的超武末世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