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悍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有主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江心一羽 本章:第二百二十五章 有主张

    前头若是闹得太过了,民怨太甚,官府派兵剿匪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众人稍微抵挡一阵,再一哄而散,官兵自然退却,然后回去邀功领赏,他们之后重又回来啸聚山林就是。可是这一回那小子跟惹急了的疯狗一般,死死追在后头不放,愣是三天三夜搜遍了蜈蚣岭,见一个杀一个,分明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三人凑到一处说起来都是面面相觑,颇有些束手无策,他们再厉害也不过是群乌合之众,官府要是动了真火,他们也只有逃命的份儿了!

    只那钻天豹突然一拍大腿道,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不如寻靠山卖身为奴去!”

    这乱世人不如盛世狗,寻一个豪门大户做狗,都比在外头无田无地,无依无靠的强!

    听他这么一说,身旁便有人上来道,

    “头儿,我们那村上只一个吴老财都被我们逮着机会给宰了,到哪儿去寻豪门大户?”

    他们不过一帮子农夫做了山匪,平生见着最大的官儿是县老爷,最富的人便是县里乡绅,能说得上话的便只有村里的土财主了,要寻靠山这些没一个能罩得住呀!

    钻天豹抠着头皮想了想,眼睛一亮伸手拉了关飞鹰道,

    “前头那过岭的夫人可是出身十分富豪?”

    关飞鹰想了想应道,

    “自然是十分富豪,她公爹乃是当朝蒲国公,当今皇帝的堂叔,她夫君乃是世子爷,当今皇帝的兄弟,家里富得流油,听说连吃饭的碗都是金子做的!”

    钻天豹听了大喜,

    “好!我们就去投靠她去!”

    关飞鹰听了大惊,

    “你去投靠她,她家里可是皇亲,连着官府呢!你就不怕她报了官府将你给抓进大牢之中?”

    钻天豹应道,

    “怕个鸟!老子如今被撵得无处可逃,浑身上下就这一百多斤肉了,再呆在这处就是个死字,去寻了那位夫人说不得还能博一博,若是真被她逮了,老子也认了,总归死在那样一个大美人儿手里,老子也不亏了!”

    说罢站起身叫了自己手下的兄弟,

    “兄弟们,横竖都是死,前头那位夫人依老子瞧着倒是个仗义的,倒不如去投奔了她去,你们要跟老子去的现下就走,若是不去的,老子也不勉强,现下就分手,便各寻前程去吧!”

    他手下的兄弟一听都道,

    “左右都没有去处了,倒不如跟着头儿去了!”

    当下众人吆吆喝喝着便要上路,这一番闹腾却是让力金刚手下的人动了心,一个个都瞧向大当家与二当家,

    “两位当家的,我们不如也去吧!”

    关飞鹰闻言苦笑,瞧向力金刚,力金刚却是心中不愿,他在这岭上做了多年的匪首,一向桀骜惯了,如何肯委居人下,与人叩头行礼听人差遣。

    关飞鹰则是想到自己与那蒲国公世子夫人有旧怨,又有自己乃是那充军流放途中私逃出来的,若是让官府发觉,只怕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两人都有些不愿去,但下头众兄弟见钻天豹带着一众人离开,却是私下里暗暗躁动了起来,力金刚凭着往日的积威暂时将有二心的人压了下去,当晚众人在这处密林之中休整,却是没料道,三更半夜之时,那姓霍的小子竟是带着人又摸黑偷袭他们。

    这一战打的力金刚与关飞鹰可是叫苦不迭,实在不敌只得风紧扯呼,待到天明时聚拢人手,兄弟们又是被杀了一小半,两人凑到一处暗暗商量,关飞鹰叹道,

    “大当家的,依我瞧着这一回我们是真没法子了,倒不如学魏猛那小子吧!”

    力金刚手臂上受了伤,用布条绑了伤口,只鲜血还是渗出来打湿了一片,力金刚手抚着伤口,长叹了一口气,颇有些英雄末路之感,沉思良久问道,

    “若是……若是那婆娘将我们报给官府又当如何?”

    关飞鹰苦笑道,

    “我们如今这样儿,被人撵得如此境地,迟早不是被俘就是被杀,倒不如同钻天豹一般赌一赌,我瞧着那婆娘虽说是富贵人家的女子,但对下头人十分仗义,说起前事来,我与她也是有旧怨的,只这一回她倒是只字未提寻仇之事,想来应是个讲道义的!”

    前头的事儿他被蒲国公府的人收拾了一顿,再弄了个充军流放,便算是与他们恩怨两清了,穆红鸾在蜈蚣岭时也不想节外生枝,自然不想提起旧事。

    力金刚低头默默半晌才应道,

    “罢!趁早追上魏猛那小子,我们一同去!”

    这投奔于人的事儿也要讲个先来后到,头一个去的自然另眼相看,后头再去的便不如前头人值钱了!若是让钻天豹那娘们唧唧的小子抢了先,自己岂不要懊恼死!

    两人商定之后便带了剩下的兄弟去追那钻天豹,如此离了蜈蚣岭一路往兰州,其间霍峻熹带了人又追了过来,这一帮子被追得恨不得放下前头两条腿儿来跑,如此一路像逃难似的狼狈到了兰州。

    进了兰州城倒是很易打听这位夫人的所在,一行人大摇大摆,叫叫嚷嚷的寻到了穆红鸾。

    穆红鸾听完三人所言,柳眉便是一皱,心中暗想,

    这豪门高阀之中收江湖的奇人异士入府,做个客卿又或是护院的事儿倒是常见。

    不过自己可是蒲国公府的世子夫人,若是点头应下了他们,日后这一帮子桀骜不逊的鲁莽汉子,闯下了祸事就要蒲国公府来担责,这事儿她可不能自作主张应下来,自然还是要同长青商量一二才是。

    想了想对三人道,

    “今日众兄弟且在客栈之中住下,一应吃食用度自然由本夫人担待,只是这事儿我却不能擅自做主,还要问过我家夫君才是!”

    三人自然知晓,他们这投靠的乃是蒲国公府,自然家中还是要男人作主才是。

    穆红鸾当晚安置了众人住下,又派了侍卫去军营给燕岐晟报信,燕岐晟闻听当晚便告假出了营。

    他回到客栈之中,穆红鸾却是不耐夜深早已睡过去,前头倒不觉着,这几日她却是渐渐觉得精神不济,越发的嗜睡起来,每日夜里睡,午后睡,便是早饭后都要打个盹了。

    燕岐晟回来见她海棠春睡的样儿,咧嘴无声的笑了笑,轻手轻脚凑过去亲了一口,又伸手进被子里轻轻抚了抚还平坦的小腹。

    “儿子,爹回来了!”

    自己在那处对着穆红鸾的肚子说了几句话,倒是认定了那肚子里的小东西就是个儿子一般。

    这厢自己悄悄儿打水洗漱了,这才上床抱了长真睡觉。

    待到第二日清晨时,穆红鸾被他吻醒,眨了许久的眼才算是清醒过来,

    “长青几时回来的?”

    燕岐晟笑着亲她一口道,

    “昨日二更回来的!”

    穆红鸾嗯了一声在他怀里拱了拱,

    “我这是怎么了,怎得睡得这般沉,越发没有警惕心了!”

    燕岐晟手掌在她后背上轻轻抚摸着,

    “我问过那谢大夫了,他说这是怀孕妇人常有之事,只要一日三餐不耽误,倒不碍事!”

    穆红鸾点了点头,这才想起叫他回来的事儿,

    “依长青瞧着这帮子人如何处置?”

    燕岐晟问她,

    “长真是何打算?是留还是不留?”

    穆红鸾想了想道,

    “若是不留……这帮子人匪性太重,放出去只怕还是附近百姓遭殃,若是留下来……我又怕给府里惹了麻烦!”

    燕岐晟挑眉逗她道,

    “留也不成,不留也不成,倒不如报了官府,将他们全数送入大牢便是!”

    穆红鸾闻言一愣,

    “这……这怕是有些不妥吧……”

    这几十号人不怕路途遥远过来投奔于自家,却是转身就将人给卖了,似乎有些不仗义!

    燕岐晟见她面有难色,不由笑着又亲了她一口,

    “傻长真,就说你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旁人求到面前来,便心软了!”

    这厢扶了她缓缓起身,亲手给她穿衣着袜,又道,

    “不过就是几十个江湖汉子,收了……也便收了,我蒲国公府还怕得谁来!”

    穆红鸾有些担忧道,

    “旁的人我不知晓,只那关飞鹰是个充军流放的,结果半路逃走,现下再入了我们府上,只怕官府还要过问的!”

    旁的人虽做了山匪,但并未入了官府缉凶榜,这倒也好办,只那关飞鹰却有案在身,不好糊弄。

    燕岐晟闻言哈哈笑道,

    “他即是本就要到兰州军中的,那便更好办了!”

    当下取绣鞋过来放到膝头上给她穿好,

    “这事儿你便不必管了,自有我做主就是!”

    长真不知晓,他现下正暗喜在心呢,

    “如今我正是缺人的时候,这帮子江湖人即能杀人又能办事,收服在麾下正正合用!”

    他如今身在军中,若麾下有兵卒可用,但那可是朝廷的军队,一举一动皆在有心人眼中,他也不敢贸然行事。

    蒲国公府上的侍卫也是同理,树大招风,有些甚么动作易被人察觉,如今他能用的唯有暗卫,只一来暗卫人数有限,二来有些是崔家之人,他总归对崔家不太信任,且有些江湖上的手段,暗卫说不得还不如这些山匪知晓。


如果您喜欢,请把《娶悍妇》,方便以后阅读娶悍妇第二百二十五章 有主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娶悍妇第二百二十五章 有主张并对娶悍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