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门阀

第一千两百七十六节 黄金最强大(2)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要离刺荆轲 本章:第一千两百七十六节 黄金最强大(2)

    “诸君莫急……”张越笑呵呵的扶起刘胥,又对诸位宗室抬了抬手:“等过些时日,辛校尉回朝述职时,再论此事不迟!”老刘家是最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的。

    特别是东南诸侯王们,用血做了榜样后,剩下的全部都接受现实了。

    兴复汉室,扶保天子?

    士大夫们里或许还有人有这样的念头。

    但刘家宗室诸侯们,真的没有!

    他们现在小日子过的不错,即使是远支的宗室,现在也在太学里上学,每个月还有些钱拿。

    若是直系的诸侯王子孙,更是起码都捞到了一个封君,只要躺着就可以数钱。

    孝景和孝明的子孙,更是最少都有一个列侯的爵位,在西域有一个封国。

    小日子过的如此潇洒,傻子才会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去做反对丞相的事情。

    便是有士大夫,拿着高帝、孝文、孝景、孝明四代天子的事迹和这些人讲,想要鼓动他们,也只会得到一句话:“丞相现在不是还没有篡国吗?”

    “等丞相篡国了,吾再想想怎么办吧!”

    至于刘胥、刘旦这样的孝明之子,比其他人还过分。

    刘旦,沉迷于天文、数学。

    这位燕王在燕蓟忙着筹备燕蓟明算学院和天文院,根本没空搭理外人,也不想搭理朝政。

    他甚至连自己封国的收入都拿出来,支持燕蓟明算学院与天文学院的建设。

    刘胥就更夸张了,这位朝鲜王,目前是汉室诸王之中,最有钱的人。

    他和他的儿子们,控制了从朝鲜直至日本列岛的所有6地、海域,拥有着上万名熟练的水手。

    如今,除了北海楼船将军和都督府外,这位朝鲜王与他的儿子们,就是汉室最大的油脂供应商。

    仅仅去年,朝鲜王刘胥就卖掉了价值数万万的鲸脂。

    如今,长安、雒阳等大城市的市民、官员照明用的油脂,基本都是买的刘胥的鲸脂。

    所以,刘家其实现在和张越是绑到一起了。

    特别是在现在,有身毒这块饵在的时候。

    整个刘氏宗室,上上下下,除了小皇帝和他娘外,几乎所有人都是站在张越这边的。

    如今,听到张越的保证,又看到那城楼下,不断的被人运来,并倾倒到高台上的金银珠宝。

    老刘家的宗室们,都只觉得血脉偾张,难以自抑。

    便听张越又道:“不过,诸君倒是可以在这些日子里,开始行动起来,招募勇士,准备鞍马……身毒虽弱,到底也需要人弹压!”

    “丞相说的是!”刘胥兴奋的道:“寡人这就写信回国,命国相和国尉,召集乡兵,随时待命!”

    朝鲜,过去是刘胥的宝贝。

    但如今,在身毒的黄金刺激下,刘胥眼中的朝鲜,已经成为了一个到处是缺点的破地方。

    又冷又穷,而且偏僻,地方上的生番野人,也被他抓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刺激了。

    反倒是那身毒……

    作为诸侯王,刘胥的消息来源比较多。

    所以,他知道,身毒地方广大,丛林、平原、河流繁多,降雨更多。

    最重要的是身毒的滨海,终年不冻。

    不似朝鲜,一年里有四五个月不能出海。

    若将他的封国与舰队,移过去……

    哦呵呵……

    大汉朝鲜王,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躺在由黄金铺成的床铺上,看着那身毒奴在他的大军皮鞭下,为他劳作、耕耘、驱使的场面。

    这简直是……

    太爽了!

    ………………………………

    城楼下,一箱箱的金银珠宝,不断倾倒。

    慢慢的,北阙城下的广场正中,便磊起了一座黄金、白银、宝玉组成的小山。

    而且,这座小山的高度与宽度不断增加。

    以至于,没多久,就连在外围围观的百姓,也能远远的看到那城楼下的珠光宝气。

    无数长安士民,特别是长安的游侠们,哈喇子不断的流了起来。

    “这身毒,也太富裕了吧!”有游侠惊叹着:“这许多的宝贝,怕是比少府府库里的金银还多呢!”

    “看那些白银,起码有好几万斤了吧!”

    “肯定有啊!”在这游侠旁边,他的大哥,如今长安城里最有名的游侠郑庄,激动无比的挥舞着手臂

    白银在如今,可比黄金有价值的多了。

    因为中国白银产量自古就远远不如黄金。

    自然,白银的价值也远比黄金高。

    只是,白银这种贵金属很少流通,一般都是作为装饰品和饰物这样的奢侈品出现在达官贵人的家里。

    民间的百姓,连见都没有见过。

    也就是近些年,丞相命少府铸造了一批白银钱币,这才为市井百姓所知。

    “大郎,带俺们去身毒吧!”那游侠忽然抓住郑庄的手臂,激动的请求了起来:“那是封妻荫子,家致富之地啊!”

    自永始改元后,长安城的游侠就换了好几茬了。

    长安游侠的生态,更是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现如今,长安城里的游侠儿们,已经很少再和过去一般,好勇斗狠,触犯法律,甚至以犯法为荣。

    因为,如今的京兆尹和廷尉,都是心狠手辣的主。

    特别是廷尉卿马邑候丙吉,对于任何的当街斗狠导致的伤人乃至于杀人案件,都抱着‘宁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态度。

    从永始二年到今天,这位廷尉卿,一共在长安和京畿动了十三次所谓的‘严打’。

    在‘严打’中,只要是游侠犯法,一律视为对抗丞相国策,破坏京畿安定,廷尉对此的政策是:从严从快从重。

    历次严打中,只要是撞到廷尉手里的游侠,都没有好下场。

    长安城外的绞刑架上,曾有一年,挂了三百多个游侠的尸体!

    面对这种情况,长安城里的游侠,当然不敢高调,更不敢和过去一样随意的在公开场合,拔刀相向了。

    他们有问题,都是私下找个地方解决。

    以至于在长安城,现在敢在公开场合拔刀的人,基本都是太学生。

    也只有这些天之骄子,才敢明目张胆的拔械相斗!

    故而,现在,长安城里的游侠们,哪怕混的再好,社会地位也不会有任何提升。

    像过去那样,有名的游侠,可以与九卿谈笑风生,在三公面前也能有个位子的故事,已经再也不可能生和出现了。

    游侠这个群体里,也再出不了郭解、朱家这样的人物。

    所以,现在长安城的游侠们,只要混出点名声的,没有人不想着转型。

    只要有机会,攀附上一个大人物,这些人马上就会舍弃一切,跟随那人,前往西域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只为挣下功名,光宗耀祖。

    说起来,郑庄能有今天的地位。

    不是因为他有多厉害,只是因为比他厉害的,都找了关系,带着他的兄弟们,离开了长安,远赴西域、交趾、日南。

    而那些人中,有些已经功成名就。

    甚至成为了一个传奇!

    譬如,朝鲜王刘胥的麾下,就有一位楼船都尉,过去就是这长安城的游侠头子。

    如今,其已官居都尉,拜为扶桑都督府的都督,协助朝鲜王,为那四位大汉宗室,处置扶桑列岛大小事务。

    想着前辈们的事迹,郑庄也激动起来,亢奋起来。

    他点点头,道:“这是自然!”

    “身毒之现,恐怕将是千年未有之大变!”

    “将比当年孝明皇帝现和开拓西域,还要重大!”

    如今的长安与旧年相比,有一个事情没有变。

    那就是八卦党们的巨大能量与威力。

    自从楼船进抵身毒后,长安大街小巷就没少传各种说法。

    在这些传言里,身毒的地方、地理与人口、民俗,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睛。

    若传说无误,那身毒之土,恐怕不亚中国之大。

    而且,其地多平原、河流,水土肥沃,产出丰富。

    在传说中,当地的人,只要将种子撒下去,就可以等着收获。

    故而,楼船校尉辛庆忌,不过破其一国一城之地,就缴获这许多的财富。

    而如此广大又远离神州的地方,中国如要服之。

    恐怕,唯一的办法,就是重行宗周的分封之制!

    甚至和丞相曾透露过的殖民、拓垦之策一般。

    对一些王师未能照顾和涉及的偏远或者山区,交给一些有能力、有意愿的贵族、商贾甚至是个人。

    由这些人,率领乡兵或者雇佣、组织、招募的勇士前去开拓。

    打下来的地方,朝堂予以承认,并进行册封。

    而其治权、税收、徭役,皆由打下来的人处置他们只需要完成朝堂每年定下的税额就可以世世代代,子子孙孙,永远统治当地。

    而这个政策,对郑庄这样没有根基,缺乏关系的人而言,却是一条出路。

    现在,亲眼看到了那堆积如山的金山银山。

    郑庄终于下定决心!

    “汝去通知其他人,今夜在我家议事!”郑庄拉着那个小弟嘱咐着:“再打几坛酒,买上十来斤肉……”

    “诺!”小弟闻言,立刻兴高采烈的应了一声。

    郑庄则握紧了拳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丈夫,必当提三尺剑,以建不世之功!”

    “身毒,等着,吾来也!”

    但郑庄根本想不到,就在他兴奋满满的满怀壮志时。

    就在他的身后,北阙御街之侧的一个阁楼上。

    一位身穿着金贵的纯白狐裘大衣,腰间配着一柄镶嵌着无数宝石与美玉的宝剑的年轻人,也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堆积在广场上的金山银山。

    而在他身侧,则是和他年纪相差不大的七八个锦衣贵人。

    “吾昨日,去拜见了老师……”年轻人轻声吐露出话语。

    他一开口,所有人的神色全部变了。

    “丞相怎么说?”一个脸上长着一颗黑痣的男子立刻凑上前来问道。

    “老师言及,吾等工商之家,为国为民,忧苦有年,故而也当有所照顾……”

    “尤其是这身毒之事……吾等将享有与宗室一般的权益……”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笑的满脸灿烂,无比阳光。

    “丞相大德,丞相大德!”

    然后他们又纷纷对那位年轻人拱手而拜:“此番,真是对亏了袁公啊!”

    “是啊,是啊,错非袁公,常常在丞相面前,为吾等进言、美言、转圜,吾等哪里有今天?”

    这年轻人,正是当今的大汉工商界钜子袁氏的嫡子,当朝丞相的大弟子。

    茂陵袁氏这些年来,背靠着丞相的羽翼,风光无比。

    如今更是俨然成为了汉室工商大贾的代言人。

    有关商贾的政策调整与税收变化,袁家都会得到邀请,参与其中。

    虽然是做了许多让大贾们咬牙切齿的事情。

    但也帮着他们争取了许多权益和保障。

    特别是去年,《工商展法案》在经过数年的讨论与修改后,终于从宣室殿上通过。

    而这部汉室第一部直接规范和定义工商业特别是那些拥有大作坊、大工场的商贾地位、权益与义务的法案,开明宗义的第一条便是:市民工商,皆国之石也,天下之基,吾民也!

    这一句话,将商人在法律上,第一次定义为人民。

    而在如今这个‘天听自我,天视自我民视’的时代,在这个丞相与天下人共治天下的时代。

    工商之人,被纳入‘人民’的定义,等于将所有从事工商的人的社会地位提高,同时给与他们法律上的保护。

    据说,这一条,便是袁常在他老师面前,竭尽全力争取到的。

    所以,哪怕那部法案中,对工商业做出了种种约束,特别是在纳税和用工方面,做出了要求。

    但,有了那一句话后,很多人都能接受。

    袁常也因此,成为了许多大商贾眼中的恩公,成为了许多年轻人眼中的楷模。

    如今,袁常又帮着大家,在丞相面前,争取到了未来开拓身毒的权益。

    这让大家,真的是感激无比!

    但袁常却是忽然一笑,转口道:“只是,老师担忧我等,力孤而弱,为他人所利用,甚至落入他人算计之中,以至自相残杀……”

    “故老师命我,由我袁家牵头,与诸位昆仲之家,盟为会社,各出股本,同心经营、运作,然后按股分利……”

    “君等以为然否?”

    众人一听,先是一楞,然后立刻纷纷拜道:“丞相之命,吾等岂敢不从?”

    只要有钱赚就好!

    只要准许他们在那开拓身毒的利益里分一杯羹就行!

    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计较!

    特别是,眼前的金山银山就在眼前的情况下,没有人愿意缺席,更无人敢违抗来自那位丞相的意志。

    只是……

    那会社之盟,是个什么章法?

    众人看向袁常,袁常呵呵一笑,就从怀里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本一小册子,递给众人:“此老师所立规章、文法,公等可自看之……”</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要做门阀》,方便以后阅读我要做门阀第一千两百七十六节 黄金最强大(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要做门阀第一千两百七十六节 黄金最强大(2)并对我要做门阀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